欢迎您进入长沙市跨境贸易协会!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ENGLIS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1:申德义(会长)
联系人 2:彭子婴(协会秘书长)
电 话:18942513331
邮 箱:872745231@qq.com
官方微信:18942513331
地 址:长沙市长沙县经济开发区德普企业公园

潇湘经贸当前位置:首页 -- 潇湘经贸
境外“矿”想,湖南人新财富梦崛起
2014/6/1 21:30:53    浏览数(3954)    编辑:管理员

     在这个全球逐渐融合的社会,湖南人与世界互动的方式也正在发生改变。湖南商人带给世界的,不仅仅局限于过去的商品,还有资本、商业模式,甚至是世界观。湖南人在海外“闯世界”,世界也在接纳、适应湖南人。
    系列报道共分四期,我们为您讲述,湖南人如何更新与世界沟通的方式,我们为您呈现,在全球化的舞台上,一个个湖南人的面孔:或自信,或迷茫。
    传统外贸低迷,一群湖南人的新财富梦想正在海外崛起。矿产成为这个梦想的支点。从2010年12月在巴基斯坦穆罕默德扎伊部落合资成立第一家公司——科达利矿业有限公司开始,董事长王瑾已经在巴基斯坦拥有了12个铜金矿矿权——几乎控制了巴基斯坦六成以上铜金矿的开采权。
    这是一群人的财富梦。近年来,湖南境外找矿热逐渐兴起。湖南省商务厅数据显示,目前湖南在境外从事矿产资源和林业勘探、开发或加工的企业有105家,分布在25个国家和地区。2009年-2011年,湖南境外企业带动资源回运约33亿美元。
    本报记者王城长 长沙报道
    A.矿梦之初一场对话开启境外开矿梦
    2010年12月份,永州东安人王瑾由英语教师转型为境外矿老板,这一年他刚好47岁。这次蜕变,始于2009年广交会期间他和一名巴基斯坦客商的对话。
    “只看到我们的产品出口到你们国家,没看到你们的产品运到中国来?”王瑾问。
    “我们有矿产。”客商答,“中国有一家企业在山达克采掘铜金矿,做得很成功。”
    这条矿产信息引起了王瑾极大的兴趣,这一年,恰是中国对外贸易形势由狂热转为理性的一年。王瑾分析,“如果再做纯粹的出口贸易,将来没前途。”回到长沙后,他开始筹划。2010年9月,王瑾和他的中方合作伙伴到了富含铜金矿的巴基斯坦穆罕默德扎伊部落。随后,他们和穆罕默德扎伊部落签了合作开发部落矿产的排他性框架协议。
    2010年12月,注册资金为700万人民币的合资公司科达利矿业有限公司成立,穆罕默德扎伊部落以土地和资源税参股,占30%的股份,中方股东占70%的股份。中国驻卡拉奇总领事馆经过严格审查,对该矿业项目下发了《支持函》。
    B.矿梦版图控制巴基斯坦六成铜金矿开采权
    2010年年底,回国后的王瑾有些忐忑。在一次偶然的会面上,王瑾和他的东安一中同学唐伯阳(化名)聊起了矿富梦。“我当时觉得是个好项目。”现任湖南凯达利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唐伯阳回忆,“后来我也全程参与了。”
    2011年3月开始,唐伯阳重点研究巴基斯坦的矿业法、物权法、公司法、土地法等。“深入研究法律和政策,设计适应巴基斯坦国情的商业架构和经营战略,是我们短时间胜出的原因。”唐伯阳说。
    巴基斯坦60%以上的金属矿集中在俾路支省查盖地区下属的科达利地区,而这个地区土地正好归属于穆罕默德扎伊部落。“60%以上的巴基斯坦铜金矿的矿业权已被我们控制了。”王瑾说。
    之所以他们抢得先机,唐伯阳说,一些有实力的投资者以为巴基斯坦像传闻那样被战火硝烟包围,就放弃或者徘徊了,“而我们提前进去了”。他介绍说,“巴基斯坦安全问题集中的地区离我们矿区的直线距离至少1700公里远”。
    C.矿梦困局当前最大的问题还是资金
    抢占矿权只是王瑾们矿富梦的第一步。“当前最大的问题还是资金。”王瑾说,“这些铜金矿的矿权全部要通过勘探的,有时一个矿权的勘探资金要几千万人民币。12个铜金矿矿权勘探可能要投入6亿人民币左右,如果资金到位,最多两年时间勘探完。”
    一般而言,境外开矿的路径是:占有资源——对资源进行勘探、估算——算出储量后,再跟别人合作开采、融资。
    “目前铜金矿还在勘探阶段。”王瑾发现,“后续的开展过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主要是文化上的冲突。”
    首先是吃饭问题。最开始矿区一开饭,周边的人都来吃饭。王瑾所在的矿区原先只有30个工人,吃饭的达到了100-200人;吃饭成本比付工人工资的钱还多。公司的运营成本一下子提高,后来经过商量,干活的人才有饭吃。
    其次,保护问题。根据规定,巴基斯坦当地政府会为中国的投资者提供武装保护,一般会派30多个部队人员到矿区驻扎,最多的一次还派了70多个人,这些人的吃饭等费用不少。
    还有工人管理问题。当地工人分工明确,技术工人绝对不做普通劳工的事,开挖机的,碰到前面有块石头,要等到普通劳工来搬走。“因为他觉得搬了石头的话,身份就降低了。”王瑾说,“这给企业管理上带来了难度。”
    D.矿梦之续希望建巴基斯坦湖南矿业工业园
    近一年来,王瑾和唐伯阳的时间,一半在巴基斯坦,一半在中国。
    路线是固定的,长沙飞成都,成都直飞巴基斯坦卡拉奇,5个小时左右。“来回都很方便。”王瑾说,“感觉梦想近了,但又不是太近。”
    核心问题是——具体的储量尚未探明,而他们又缺乏资金,唐伯阳非常希望有资金的老板加入,债券融资、股权融资都可以,更希望私募基金加入,“同时,希望湖南相关政府出面,在那边建立一个巴基斯坦查盖地区湖南矿业工业园”。
    据了解,目前,王瑾和他团队的部分矿权已经跟湖南有色地质勘探局、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湖南省煤田地质局等三家合作勘探开采。
    关于境外开矿,湖南省也有自己的规划。省国土资源厅在今年8月提出,湖南将努力实现“358”工作目标,即在亚洲、非洲、大洋洲、美洲建立起湖南急需矿种的海外供应基地——3年内,新增矿业权30处;5年内,新增矿业权50处以上,提交大中型矿产地10-15处,建立国外矿产资源开发基地2-3个;8年内,建立相对稳定的国外矿产勘查开发格局,获取优质矿业权80-100处,提交大型矿产地15-20处,打造一批矿产资源新基地,形成稳定的国外资源勘查开发合作产业链。